第六百九十一章:温柔的太子妃  天医嫡妃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六百九十一章:温柔的太子妃

    “她当然不会这么做,但有人可以冒充她。”叶清梨点到为止,也不再多言,毕竟有些她是女子。

    几个将军互相对视了一眼,也不再说什么。

    “太子,盛王爷到了。”

    随着这声回禀,帝北羡的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手一抬,便道:“快请他进来。”

    皇后魏宁氏的名声并不好,但这并不妨碍盛将军的美名,他骁勇善战,灵力强大,受万将崇拜。魏宁氏能当上皇后,他也有一半的功劳。

    说起来,帝北羡的亲生母亲是魏宁氏同父同母的姐姐,这位盛将军也是他的舅舅,当他又是先帝的义子。所以关系更是亲上加亲。

    其实帝北羡一直很疑惑,他的母亲受父皇宠爱,这对于魏宁氏一族来说是好事。为何还要致她与死地,让魏宁筝上位。

    这半年,他一直想要知道真相。可始终得不到答案。也许,只能从魏宁盛口中得知答案。

    叶清梨已退到角落,重新烧水。

    魏宁盛很快就进了门,他的身材魁梧高大,墨发披肩,几分疏狂,几分冷俊。他的威望不比帝北羡低,所以一进门,八大将军便齐齐跪地:“叩见王爷!”

    “起来。”魏宁盛抬手,随后一撩长袍坐下。一双漆黑的双眸温和平静。

    他已经看到了帝北羡,按照辈分,应该是帝北羡向他行礼,但按照身份,他始终是臣,理当先行礼,更何况这里是军营,而非府衙。

    可是他却站着不动。

    帝北羡沉默了片刻,就在气氛僵硬的时候,叶清梨取下墙壁的蟒袍递了上去,柔声道:“有些凉,先穿上。”

    在外人面前,叶清梨这个太子妃对太子的态度定然是得体大方,贤惠温柔。

    当然,这一举动还有另一层寓意。

    帝北羡会心一笑,这件蟒袍虽是玄色,但绣蟒的丝线是赤金色,耀眼奢贵,惹人眼目。

    “妾身替您穿上吧。”叶清梨的眼神温柔,将蟒袍替他穿戴好,甚至弯腰替他束带。片刻功夫就穿戴整齐!

    魏宁盛眯起双眸,他当然知道这位太子妃的用意,是在提醒他,要他先行君臣礼。

    “见过太子!”

    在帝北羡传来衣服的一刹那,他已单膝跪地行礼。

    “叔父舟车劳顿,不必行此大礼。”

    话虽这么说,但帝北羡没有搀扶他起身,反而将双手轻覆他的肩膀。

    魏宁盛已感觉到肩膀传来的威压,让他根本喘不过气,五脏六肺都揪在一起。没想到太子年纪轻轻就已练到了这种境界,化龙境九重天了吧?

    “这是军营,定当先行君臣之礼。”魏宁盛的额头开始冒凉汗,一字一字艰难地吐出。

    这话一落,帝北羡这才松开手掌,勾起一抹笑容:“坐吧。”

    “谢太子!”魏宁盛也扯出一抹笑容,然后看了一眼帝北羡身边的太子妃。

    传言她是医师,这一次的金丝锁有她一半功劳。不过她才诞下孩子,怎么就跟着太子来了练兵场?他们是如胶似漆到了什么地步?

    “见过叔父!”叶清梨规规矩矩地行了礼。

    当然,这一礼是她代替帝北羡行的。她行了,帝北羡就不用再拜。

    “还未出月子吧?快去休息!”魏宁盛看着眼前的美人,笑着回应。不可否认,他从未见过如此美貌的女人,而且这种美不在于皮,而在于骨和气场。她方才的举动明明是个柔弱妻子该做的事,可他却从她的眼睛里看到的是独立和坚强。

    最可贵的是她身上散发出的出尘气质,绝不是凡间女子。 和他王府后院的女人相比,她胜出千千万万,而他的心在这一刻莫名一跳。

    “快去休息!”帝北羡也不愿意她抛头露面,其实这是睡觉的军帐,若不是这场大风,这些将军也不会前来商议,而是去军帐集合。

    更何况在帝北羡的骨子里还是有着浓浓的占有欲,他更希望她像普通女人那样被他养在府内,为他生儿育女。当然,这些只是他的一厢情愿,梨儿怎么可能愿意!

    “好!”叶清梨欠腰行礼。

    当她转身之后,帝北羡突然扬袖,地毯倏然被竖起,就如同帘帐似地结结实实地将叶清梨完全挡住。

    “太子妃刚诞下郡主吧,实在不该来军营。太辛苦了!”魏宁盛的眼睛还是忍不住帘帐内瞥了一眼。

    “谈正事吧。”帝北羡敛袖坐下,又示意各将军坐下。

    整整谈论了两个多时辰,直到深夜,原本打算要带军队转移回京。

    这是非常危险的决策,但同样也是最后的法子。这片练兵场四面环山,若是粮车出了什么事,这里的将士们吃什么?难道坐以待毙吗?

    若是狂风再起,那将会有更多将士受牵连。眼看着就要和东方老头开打,这仗怎么打?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因为这片练兵场也是对外封闭的,除了这几个将军和几个重臣知道之外,任何人都不知道。现在这么多人高热不退,定要唤宫里的御医来诊断,很容易暴露地点!

    所有原因加起来,他们必须离开!以最快的速度转移。

    九天皇朝的兵马虽有几千万,想要转移何其难?若是在转移的过程中又遇到怪风,那该怎么办?

    “不如这样?将医师和炼丹师直接送到另一个山头诊治!至于这里,我们筑起结界,暂时控制怪风,最重要的是要保护将士!”

    这是魏宁盛最后定下的结论。

    “这的确是个好办法,但是哪些炼丹师愿意来?这和送死有什么区别?倘若利用皇权强逼,那就有悖陛下的仁政。”

    “是啊!不说炼丹师都有威望,强逼他们也未必愿意过来。打仗的时候需要他们做后援。若是他们出了什么,我们这场仗一样难打。”

    是啊,谁愿意过来?无人愿意!

    “还是本王直接过去瞧瞧吧……”魏宁盛起身,决定只身前去。

    “不行!您是王爷,又擅长打海战,如果你出了什么事,第一仗未必能打得漂亮!”赵将军坚决反对。

    帝北羡沉默着,他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淡淡道:“现在风停了,你们先回去休息。明日再去军帐商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TXT下载

搜索

站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