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调虎离山之计  天医嫡妃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六百九十七章:调虎离山之计

    想要破开结界很难,对于她这个没有任何玄术,且只有内力的人来说更是难上加难。

    此时她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是帝北羡的表妹,耶鲁长生,这家伙虽然有时候让人看着不顺眼,但关键时刻还是很靠谱!

    “说!是不是在想我?”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她后背传来。

    叶清梨猛拍心口,吓了一跳:“你怎么在这里?”

    “表哥让我来保护你!”耶鲁长生坐在她身后的石头上,叹息道:“真不知道你哪里好,他就是这么迷恋你!不过呢,你也不算太坏,所以我就过来了!”

    “你表哥让你保护我?”叶清梨抽了抽唇,脑海里浮现帝北羡这张狐狸脸,他可真是物尽其用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看人的眼光不错,看来也是认定耶鲁长生不是恶人。

    “他说你除了炼丹术和医术之外,就是废材!要我隐身贴身保护!”耶鲁长生拍了拍手上的尘灰,一眨眼就来到了她的面前,双眸闪了闪,道:“喂!东方小哥哥真的是你父皇啊!”

    “噗!”叶清梨捂唇,差点笑出声来。东方小哥哥?母后若是知道了还不和父皇吵一架?

    “哎!我就知道他这么好看一定是成亲了!”耶鲁长生很失落地垂下脑袋,而且女儿都那么大了……

    其实她保护她,一半是因为表哥的命,还有一半是因为东方小哥哥,虽然他已经成亲了,但至少能看着他不是?

    “耶鲁长生,我记得你有万中无一的风灵根吧?”叶清梨突然问她,神色严肃。

    “是!我有风灵根,也唯有风灵根才能练成高阶的空间转移术,你的那些空间转移需要摆阵,那都是雕虫小技,当然,我最拿手的还是炼丹!”耶鲁长生双手环抱,上下打量了一番叶清梨,挑眉道:“怎么样,羡慕吧?”

    “羡慕!不过,你的风灵根还在吧?”

    叶清梨突然问。

    “我的风灵根当然在啊!”耶鲁长生撇撇嘴,就知道这女人嫉妒她。然而,当她去感应的时候,脸色顿时煞白。不对!她的风灵根呢?

    风灵根不同于其他灵根稳定,它就是一根极细的脉,藏在元丹处。平时若不用根本没有感觉,而且如果被偷取也不会像其他灵根那样痛得撕心裂肺。

    “是不是不见了?”叶清梨继续,如果真的不见了。那一定是有人故意要嫁祸给眼前的耶鲁长生。

    “你,你怎么知道?是你偷的?”耶鲁长生眯起双眸,充满了敌意。

    “用脑子想想,我怎么偷?我是个废材!再说,我都不知道你跟踪我,哦,不,是保护我……”叶清梨赶紧纠正,接着道:“又怎么会去偷呢?”

    “也是,若不是实力强大之人,也根本无法偷灵根。”耶鲁长生此刻感觉就像是深陷在一个无底洞,迷茫,害怕。

    此人究竟是谁?为何要偷她的灵根,不过最重要的是何时偷走的?为何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既然我能穿过来,那就代表是来到封澜以后被偷的!”她凝眉自言。

    “不对!很早之前就被偷了!边境的怪风就是此人用你的风灵根在做怪!”叶清梨一口咬定,她没有玄力,除了控火之外,武力值几乎为零。但是她能断出耶鲁长生体内还有一根风灵根。

    灵根也分三六九等,耶鲁长生自身的风灵根绝佳,所以能随意穿梭两个位面,甚至可以形成怪风。但她现在体内的灵根大不如她原来的,虽然也能穿梭,但只是暂时的,而且没有任何杀伤力。就是为了糊弄这傻丫头的!

    “我感应一下!”耶鲁长生深吸一口气,手掌轻覆丹田处。

    几个呼吸后,她抬眸,自言:“果然如你所说,我的风灵根被替换!现在只是一根低劣的风灵根,若不是仔细感应,根本无法发现。”

    究竟是谁?为何她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最关键的问题还是你没有感觉,而且不知道此人是谁!”

    据叶清梨对耶鲁长生的了解,她交友广阔,又是炼丹师界的新秀之起,嫉妒她的人太多。可这丫头是一根筋,被人灌了迷药都不知道。

    “还是先回去,问问我表哥该怎么办!”耶鲁长生主动拉住叶清梨的手想要穿过去,可是这一回无论如何都穿不过去了。

    “上一回你还能穿进来,这一回就不行了!证明上一回进来时刚被挖,你再好好想想,来封澜之前,你还见过谁!”叶清梨对视着她的眼,目光柔和平静,双手拉过她冰冷的手宽慰:“别担心,好好想。只要你想到,嫂子一定找他要回来!”

    “我似乎就在表哥府里……”耶鲁长生抽了抽唇。她被表哥禁足,那么多高手看着,她想用空间转移都没法。

    叶清梨后背一麻,即可摇头:“不可能!”

    “真的,我真的只在表哥府里!那时候他的风流病又犯了,几十个舞女给他跳脱衣舞,那侧妃看不下去了就被他关进兽笼。若不是我阻止,恐怕已经成骨头了……”

    耶鲁长生回忆。

    “你表哥……”

    叶清梨喃喃自言,呼吸有些难畅。如果是帝北羡做的,那他的目的是什么?故意制造这场灾难,然后嫁祸给他要对付的人?

    若真是这样,帝北羡的心是多沉,多冷!这么多年过去了,难道她还是不了解真正的他?

    “表嫂?真的是表哥挖的?”耶鲁长生瞪着大眼睛,就这样直勾勾得看着叶清梨。

    叶清梨打了个冷颤,连连摆手:“你表哥是这种人吗?”

    “他就是这种人,连侧妃都能扔进兽笼,把我这个小表妹杀了也不为过。亏我那么真心待他!”耶鲁长生顿时觉得委屈又难过,当然还有愤怒。

    “小姐!小姐!不好了!”

    蓁蓁气喘吁吁地奔过来,未到她跟前就急着回禀:“那两位爷又回来了!把炎芳带走了!陛下和皇后也知道您逃了,正往这里赶!”

    “父皇和母后往我们这边赶?”叶清梨在心里反复念着这句话,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

    “陛下和皇后都过来了?那我还是躲起来吧!”耶鲁长生撇撇嘴,显得有些不高兴。她才不想看到东方哥哥和他的妻子在一起。

    “不好!调虎离山之计!集市肯定出大事了!”叶清梨转身就朝着集市的方向奔去,看来今日就是东方庭和东方麟的计谋。

    让她急着将金牌的事情回禀给帝北羡,父皇和母后一定会来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TXT下载

搜索

站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