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八百一十八章 仇恨!  我的极品女老师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四千八百一十八章 仇恨!

    门主?

    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转过头看了角天一眼。

    “你不是商影?”此时的我反应了过来,转过头看着黑袍人询问道。

    在看到黑袍人竟然是夏家的忠伯以后,我便开始联想着忠伯是不是商门门主商影,因为五音六律商门门主确实一直都隐藏在夏家之中,只是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个事实,这个事实也是鱼玄机以前告诉我的。

    现在黑袍人会出现在这个地方,想必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然而此时角天却称呼黑袍人为门主,这还真让我有些感觉到措手不及。

    角天是杀手角门中的精英,又怎么可能会称呼其他人为门主?

    难道这个黑袍人是角门门主角悲?

    关于角悲这个人,我自然是有了解过的,只是一直没有与其见过面。

    以前五音六律一直在鱼玄机的手上,我并没有对五音六律有过太多的了解,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一直没有认出来夏家的忠伯竟然是五音六律中的人,而且还极有可能是有着极高地位的角门门主悲。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是影。”黑袍人如此回答道。

    “我也不知道影到底是谁,我只是知道他的存在,仅此而已。”

    “所以你真是角门门主?”我再次皱着眉头询问道,虽然角天的称呼已经说明了这样的一个问题,不过我还是有些不敢就这样轻易的相信这一事实。

    “我算是五音六律的创立者之一吧……不对,应该说是五音。”角悲如此回答道。

    “当时唐主便有了这样的一个想法,只是缺乏人手,所以五音之中那些老成员基本上都是我拉进来的。”

    “在那之前,你又是什么样的身份?”我对着角悲询问道。

    “我知道你信不过我。”角悲轻轻笑了笑。

    “不过我也并没有要图什么的意思,角门门主这一职位其实跟我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因为自从五音六律成立开始到现在,我几乎没有管过角门,你完全可以将这一职位转让给他人。”

    “我想你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再次瞥了角悲一眼。

    “这没什么好回答的。”角悲继续开口道。

    “我们几个当时都是从唐家跟随唐主一起出来的,如果不是这层关系,唐主也不会放心将创立五音六律这种事情交给我们几个。”

    “你们几个?”我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你所说的,不会就是几大门主吧?”

    “当然。”角悲点了点头。

    “宫门羽门徵门三门门主跟我都是同一个出处,只有商门门主影我一直不知道他是谁。”

    “那六律呢?”我继续询问道。

    “那我就不是很清楚了。”角悲耸了耸肩回答道。

    “我只负责五音的事情,六律的事情唐主是安排的其他人,我没有去了解过,也不需要去了解。”

    我观察了一番角悲的脸色,感觉这个角悲似乎并没有作伪,至少我并没有看出来。

    “仔细想想,作为五音六律之主的我,有几个门主我还没见过。”我叹了一口气如此回答道。

    “身在其位就应该做应该做的事情。”角悲如此开口道。

    “他们都有着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自然不会那么容易出现。或者说……哪一天他们都出现了,那就是不需要他们的时候了。”

    “现在五音六律变成了这样,不知道会不会让很多人感觉到失望?”我再次叹了一口气开口道。

    如果说最失望的人,应该是我妈吧?

    现在我总算是弄清楚了杀害我妈的人到底是谁,然而这个人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对其下手,我妈知道以后肯定会怪我不是吗?

    现在想想,以前做过的多少努力似乎都失去了任何的意义,到头来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所以我努力这么久又是为了什么?我爸努力这么久为了寻求到真相又是为了什么?难道这么多年的努力,就因为我下不去手而毁于一旦?

    我身边的角悲就如同看出来了我内心的想法一般,缓缓开口道:“仇恨并不能解决所有的事情,而且……仇恨还会让你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这不是什么好事。我想就算是唐主在天之灵,也不愿意看见你为了仇恨迷失了方向吧?”

    “话是这样说。”我自嘲般的笑了笑。

    “可是这种事情,我又应该怎么做?我不能让我妈就这样去世得不明不白的不是吗?我曾经发过毒誓,这辈子我一定要手刃仇人,无论他到底在什么地方!但是现在我已经知道仇人是谁了,我却并没有下得去手。”

    “如果你真的就这样什么都不顾下手杀了莫须有的话,那么你就真的属于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角悲如此回答道。

    我转过头看了角悲一眼,仔细思考了一番,随后便缓缓开口道:“那你呢?你不也是出现在了这里?你身上受的伤应该就是为了杀死老疯子才会留下的吧?你就没有过因为仇恨而将老疯子给杀死的想法?”

    “有,而且现在依然强烈。”角悲并没有隐瞒什么,对着我如此开口道。

    听到角悲的回答,我再次笑了笑摇头道:“既然你都是如此,那你也没有必要这样说我。”

    “我们并不一样。”角悲回答道。

    “这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仇恨?”我反问道。

    “我跟莫须有有仇恨,我杀了他理所当然,我也想要为唐主报仇。”角悲解释道。

    “但是你不一样,你与莫须有不仅有仇恨,在你知道之前你与他还是莫逆之交,你一直很在乎莫须有不是吗?而且莫须有也同样如此,我看得出来在这方面莫须有并没有任何作假的意思。在这种情况之下你若是为了仇恨还是会将莫须有给杀掉的话,那么你确实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我这样的分析没错吧?”

    “可是又有什么大得过杀母之仇?”我捏紧了拳头咬着牙开口道。

    “有,而且答案你自己都能够想得明白。”角悲继续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TXT下载

搜索

站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