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轮回武典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父母都不管我,也没有谁来管我,不过我还是知道这里是禁区的,毕竟布下拿么多的阵法肯定有很重要的东西要封锁。你们四个应当是这里的镇守着了,肯定非常清楚这个禁区中有什么,能不能告诉我这里到底封印着什么东西吗?”

    萧战完全就是好奇宝宝的样子,他现在也就十岁的样子,这么小的孩子对于这些将近两米高的战族武士来说真的就是小不点。

    “哼!你父母不管,就让我们来好好管教你,不是什么地方都能来的,今天就让你长教训。”

    一个武士冷哼一声,下一刻他就出现在萧战的面前,伸出手掌就朝萧战抓过去,这位到没有什么敌意,看样子就是打算教训熊孩子而已。

    可是这位武士抓出的手掌僵住,在他眼中就是熊孩子的萧战似乎变成什么恐怖的巨兽一样,他抓过去的手无论如何都动弹不得了,那一刻似乎整个人都被定格住,脸上表情也变得非常僵硬,想要动弹一下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才行。

    “我父母不是不想管教我,而是他们的实力比我差远了,你们甚至连我母亲的修为也远远比不上,拿什么来教我做人。”

    萧战似笑非笑,对他来说将这四个战族定住真的非常的简单,他甚至都不需要动用多少力量,一个念头闪过,四位战族就动弹不得了。

    “你到底是谁?”

    “难道是那个天魔?”

    四个战族武士惊骇异常,一个小孩子居然如此变态,他们也只是听说这一世天魔降临,一身修为已经达到巅峰,绝对没有堕了他自己的威名。

    “当然不是,天魔是我的结拜大哥,我叫做萧战,一个完完全全的无名小卒,你们肯定是第一次听说我。”

    萧战笑得有些开心,目光在四个战族的武士身上扫过,丝毫没有要解开他们身上的禁制的打算。

    四位武士原本都很强势,可是这一刻哪里能够强势起来,现在的他们连动弹一下都非常困难,所以只能妥协。

    “这里是禁区,任何战族都禁止入内,不管你跟谁有什么关系,都不能违背战族历来定下的规矩。”

    一个战族武士开口了,他的脸色很不好看,六重神道境的高手,居然被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子定住,这简直就是在冲他开最大的玩笑。

    “规矩?你们很搞笑啊,战族历来都不讲究什么规矩,谁的实力强,那就是规矩,现在我能够轻松将你们碾压,那么我就是规矩。什么战族以前的规矩,这些东西是无法限制我的,你们还是老实告诉我这里都有些什么吧,我真的非常好奇,战族被封锁在这地方,似乎就是因为这个禁区中封印的东西。”

    萧战的话让四位战族武士的脸色微变,不过他们还是很淡定的,都是同族,小命肯定不会有问题,现在重要的就是要阻止萧战。

    “战族的确强者为尊,最强者可以指定规矩,所以这些规矩都是最强者指定,你这样肆意践踏规矩,可要考虑后果。”

    既然软的不行,肯定要来硬的。

    萧战耸肩:“这样啊,那我就更加好奇了,战族的最强者到底是谁了,神道十重境?我也是神道十重啊,而且还是大圆满级别,他或者她就算拥有大圆满的实力,似乎大家都是战族的前提下,他或她没有任何优势啊。”

    “???”

    萧战的话让四个战族武士非常震惊,十重大圆满?

    四人惊骇欲绝的看着萧战,这样的年级,这样的实力,怎么可能,似乎天魔也没有这么强吧?

    看着沉默不说话的四人,萧战耸肩道:“好吧,既然不愿意说那就算了,难道我自己没有双眼,还是让我来解开谜底吧。”

    萧战扔下四个武士直接朝着禁区内走去,这里肯定还有更强的禁制,起码一道门户就存在,只不过他没有任何停留,就这样简单的一步迈过去,原本的禁制跟封锁这一刻完全消失,让四个僵立无法动弹的人都目瞪口呆。

    萧战很简单的进入禁区,这里没有什么特殊的,要说不一样的或许到处都是禁制符文,这些都是很深奥的阵法符文,设下这个禁制的人还是非常厉害的。

    目光将所有禁制符文扫过,萧战脑中一瞬间就构建出一个完整的符文体系,这里的符文实在是太多了,让他很快就能够完美的还原一切。

    “阵法术还是可以的,可惜彻底将战族封锁在这里好吗?”

    “为何不好。”

    萧战的话很快就有人回答,这是一个女人,一身白袍,一尘不染。

    萧战这时候自然将目光移向女子,十重境,这是他回归战族之后遇到的第一个十重境高手,而且还是一个非常罕见的阵法师。

    “当然不好,就算预见到危险,让战族退出去,或许能够安然无恙,可是你知道战族存在的特殊意义吗?”

    萧战的目光明明是盯着女子,可是女子的感觉却像是看向遥远

    的地方,这让她不由一愣。

    “我倒是非常好奇,你不妨说来看一看。”

    女子低头看着萧战,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却是跟自己同级别的高手中,这绝对是惊人,就算是在战族也是如此。

    “战族传统意义上是四族,可是很少有人知道战族的四族其实真的是四大强族合并而成,冥天是冥神宇的最强者,天魔是天魔神宇的最强者,战魔同样是战魔族的最强者,至于战神就有些特殊了,他原本就是战族的首领,这是最初的战族。”

    “你想说是战神组建了战族?”

    “非也!”

    萧战微微一笑,“事实上是我组建了战族。”

    “……”

    女子一阵无语,萧战这个解释很突兀,让她有种强行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感觉。

    “战族是四大强族组成,当初组建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维护次序,让所有大神宇保持平衡。对于战族来说,我们不会去干涉历史的进程,而一旦出现某种外力的干预,战族就必须站出来,哪怕就是战死,我们也要完成自己的使命。”

    萧战的话让女子一愣,“你的意思是说战族就是为了维护次序,保护神宇和平?”

    “这是肯定的,战族的使命一直都是如此,已经深入到骨子里,这也是没一个时代都没有出现战族称霸的局面出现,因为我们是次序的守护者,而不是统治者。”

    萧战的话让女子有些难以置信,她很想说这都是萧战在胡说八道,可是这样似乎解释了很多难以解释的难题,战族为何一直都参与争霸,不管实力是否鼎盛,始终都趋于安静,似乎世界上发生任何事情都跟他们没有关系一样。很多战族对这样的战族感到不理解,他们不应该是这样,可是现在一听萧战说,女子似乎有点茅塞顿开了,战族存在的意义就是维护次序。

    “你可以看到神宇即将面临一场劫难,所以将战族封锁,可你是否知道,这样做会让战族背负诅咒?”

    “诅咒?怎么可能?”

    女子吃惊,不过她或许认为萧战这是在危言耸听。

    萧战淡然道:“你能够预测未来,相信也能预测更久的未来,战族也许能够安然无恙度过这个时代,可下一个时代战族必须为自己的置身事外付出代价,而这个代价将会创造一个记录,战族历史上最颓废的时代。”

    萧战这样说可不是无的放矢,战族的存在就是因为对抗吞噬魔族,当大神宇有危险的时候,战族就会站出来,每一个时代都是如此,这是当初创立战族时定下的誓约,不管轮回多少次,都不能违背。

    这些当然是从天魔哪里了解到的,萧战并没有真正经历战族的创建,可他知道这还真是他创建的战族,所以他绝对没有任何脸上贴金的意思。因为这就是事实。即便萧战消失了,从战族的历史中脱离出去,可战族的起源就是因为他,这一点不会因为他的消失就消失,只不过那段历史不会再次出现在世人面前。

    “你能够看到未来?”

    “我当然能看到未来,因为我就是从未来回来的。”

    “什么?”

    女子这回真正震惊了,战族的轮回都是从过去到现在,而萧战却反其道行之。

    “你为何回到这个时代?”

    “战族从神渊时代消失是不对的,我只不过是让战族重新加入神渊时代,不就是毁灭族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

    女子一阵无语,她并不知道毁灭族,不过却从预言中判断出似乎还真是毁灭族,这么说来萧战说自己是从未来回来的概率非常大。

    “战族在下个时代真的被诅咒了?”

    “我骗你做什么,战族四大脉全都被诅咒了,修炼速度严重放缓,最可怕的就是我们无法发挥出自身最强的天赋属性,变得非常平庸,那时候就算是普通的种族也能够跟我们叫板。”

    萧战说的肯定有些夸张,能够叫板战族的可是血盟,其他种族想要叫板战族可是很难的,就算是被诅咒了,顶级的战族还是一个时代顶级的强者,唯一的不同或许就是这时候的战族无法横扫对手了。

    女子叫做冥菲,她肯定来自冥天族,对于萧战这样闯入禁区的人并没有生气,大家都是同级别的存在,就算一方看上去很小,可武力值却是实打实的。冥菲非常好客,让萧战进入自己在禁区中的家中喝茶,她是一个深入简出的女人,对于娱乐什么的根本不感兴趣,每天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研究阵法之道,这似乎就是冥菲生命中唯一感兴趣的东西。

    萧战很是惊讶,这个冥菲还是挺有意思的,非常的纯粹,对于阵法之道的执着是很多人都难以比拟的。萧战明白这种纯粹与执着让冥菲能够达到如今这个地步,而有时候这种纯粹跟执着会让她看问题变得简单粗暴,根本不会去考虑深层次的东西。也许研究阵法之道才是冥菲的一切,管理战族,操心战族

    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她来,她真的不适合操心这些事情,简单粗暴的封印战族,完全无视所有的战族是否需要这样的逃避。

    战族从来都不畏惧挑战,所以选择逃避肯定不是最好的选择。

    冥菲沏茶水平非常高,看着朴素的居所,萧战有些明白,这个女人一直都是粗茶淡饭,独自一人生活,不得不说这份能力是他比不上的,如果让他一个人生活,过这样简单的日子肯定做不到,起码他的身边需要很多美女陪伴,毕竟没有美女会让他寂寞,而一旦寂寞就非常危险了,很多时候能力强就是这样的麻烦,这会让你拥有常人无法想象的需求量,萧战就是如此,别看他美女多,可是需求也非常恐怖的,同样要满足的女人也太多太多了。

    “你想要破坏封印,将战族放出去?”

    冥菲最终还是开口了,她对于萧战的想法充满担忧。

    “你并不想改变自己的初衷?”

    “我……可能是吧,虽然感觉你应当没有说谎,可是我还是不想让战族加入到这个时代的动乱中,毁灭族太可怕了,没有任何生灵能够与之一战,哪怕是一合之敌都不行。”

    “你想得太多了,毁灭族或许强大,可远没有你想象中那样无懈可击。”

    “不管如何,我还是不赞同让战族这时候入世。”

    冥菲非常的固执,这一点到让萧战挺意外的,她似乎真的非常固执,一旦认定了很难改变,即便这样做可能是错的,她也不愿意去改变。

    这样的性格还是听罕见的,明明是错的,那自然就要改变了,如果知道这样做会让战族陷入水深火热中,那么肯定要适当的调整。像冥菲这样一根筋似的人还是很罕见的,一旦出现,可能将一个种族彻底坑死。

    “不管你怎么想,我还是会打开封印,彻底走出去,自然战族也会跟着一道融入这个时代。”

    萧战的脸上浮现淡淡的笑容,没有说要对冥菲怎么样,可他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他一定会做,没有谁能够阻止。

    “要破掉禁制可不容易。”

    冥菲对自己打造的封印非常有信心,她似乎不相信萧战能够做什么。

    “是吗?”

    “那我们拭目以待。”

    萧战只是微微一笑,他同样有绝对的信心。

    冥菲深入简出,可这并不意味着这个女人在战族没有自己的话语权相反,她拥有的话语权是非常恐怖的,算得上一手遮天。

    这样的存在肯定能够扼杀任何意外发生,镇压几个不听话的小子似乎很容易。

    可是事情同样不是冥菲能够弹压的,你可以通过自己的积累掌控战族,可是萧战能偶通过自己强悍无敌的武力随心所欲,如果你无法压制我的武力,那么就算是掌握最高的权力也没用,因为你无法压制我,那肯定不得不容忍我上蹿下跳,给你添堵。

    萧战很淡定,对于冥菲弄出来的一些手段没有动静,这都是无足轻重的小手段,根本不值一提冥菲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到底是谁,不管你能够玩出怎样的花来,萧战都可以用一种非常简单粗暴的方式对付。

    武力!

    强悍的武力!

    无敌的武力!

    这就是萧战最强的倚仗,不管你有什么手段,我用最强的实力强行破掉,看你能够怎么样。

    萧战要破掉禁制其实挺容易的,一个万能破解,绝对简单跟粗暴,能够让冥菲瞬间傻眼。

    不过萧战没打算这样做,这种事情暂时还是不急的,他现在已经知道战族被封锁的真正原因,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为离开战族做准备。

    萧战肯定会离开战族,这是必然的事情,融入神渊时代可不仅仅只是回归战族。从萧战的推测中能够看出来,神渊时代非常的关键,这是他作为战争重新归来的最好机会,比起这个目的,其他任何事情都可以往后挪。

    ……

    “你就是那个萧战?”

    萧战刚刚从禁区中出来,第一个遇到的就是战族老一辈高手,这些家伙的目光死死盯着他,似乎要将他戳穿一样。

    “你们有事?”

    萧战很淡定,他回答的语气跟神态在不久前的天魔身上肯定出现过,这些战族的老一辈高手都有些懵逼,那一刻他们以为自己面对的就是天魔,要不然这两个家伙的口气居然如此像。

    “我们当然优势,不久前用自己的神念肆无忌惮的扫描整个战族就是你?”

    “没错,就是我,难道这是犯法的事情?”

    “……”

    萧战的质问让打算借机发挥的老一辈高手们气焰一滞,战族肯定不会有这么蛋疼的命令,所以这件事情上坚持没有任何意义。

    “是否犯法可不是你说了算。”

    一个高手如此说,那样子牛逼轰轰的,似乎非常大的厉害。他死死盯着萧战,眼中的光芒非常凌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TXT下载

搜索

站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