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葬礼  璃妆猎梦录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孟璃开始准备手续动身回国,而根据她与闫羽生暗中交换的信息,闫羽生回国的时间也就比她晚一而已。

    作为一个已死之人要重新拿回身份可谓困难重重,但是闫羽生最终都还是克服了。他在朝正式的身份还留在国内,只要到了国内,就能拿回自己真实的身份,一切就都好了。

    其实孟璃大可以等到闫羽生回国之后再与他正大光明的沟通,但是孟璃觉得自己等不了那么久,有件事情一定要在这次回国之前就与闫羽生确认清楚。

    她趁着众人不备,偷偷躲到一处偏僻的角落里拨通了闫羽生的电话。

    电话那头很快就传过来闫羽生的声音,听得出来他话也是尽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的,看来那边的情况依然不好,就连打个电话也需要偷偷摸摸的。

    “喂,孟璃?你怎么给我打电话来了,有事么?”

    “我想问你,关于燕,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

    电话那头进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闫羽生最后还是下定决心,与孟璃坦白了:“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意识到的,既然你问了,那我就还是告诉你把。现在的白燕可能十分危险。我在她身上种下的【幽种荒印】是寄宿在她自身的本命大荒身上的。本来印记会随着我的死亡而消失才对,我刚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感觉到印记并没有消除,反而越来越强大了。”

    “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孟璃不清楚什么是本命大荒,就是觉得和大荒扯上关系就肯定没有什么好事。一想到白燕身体里一直潜伏着一个大荒,孟璃心里就毛毛的。

    “抱歉,是我存有太大的侥幸心理了。还以为在我死后白燕会很快就从咒印中释放才对,最近我也是才意识到了可能事情变得更糟糕了。”

    “为什么会这样,你有头绪吗?”

    “有可能是咒印变异了!【幽种荒印】被我已经改良了这是第四次,很可能跟随施咒者变异出来了自我进化的能力。受术者能力越强,变异则越快。如果我的预感没错,事情很可能会变得比现在更糟糕。当初我施术的一个附带效果就是与你之间的矛盾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越来越大,现在发展成了什么样子,甚至是否发展出来了其他负面属性,我也根本不得而知。所以,你得心!”

    “好的我知道了。”挂断电话,孟璃陷入深深的自责之郑

    这些居然一点都没察觉出来。。她恨不得当场给自己两巴掌。

    一直把白燕当做自己最亲的姐妹,但是她从很早之前就开始对自己有意见了,而自己本人却一点都没察觉出来!这是没心没肺好呢,还是根本就没有把白燕的事情放在心上?总之,孟璃觉得自己是糟糕透了,这也更加坚定了这次回国之后要找白燕当面把事情解释清楚,并且帮她彻底清除掉体内那只作为咒印媒介的大荒!

    已入深秋,刚刚从南国回来的孟璃紧了紧大衣的领子。

    刚刚从飞机上出来就可以感受到了彻骨的凉意迎面袭来,孟璃开始后悔当初去柬埔寨的时候怎么没多带点儿衣服。但是,谁又想得到走的时候分明风和日丽,才短短一个月不到再次回来的时候迎接自己的居然是这种鬼地,甚至有些人已经人相隔。

    孟璃顶着凛冽的寒风拖着捂着自己的身子钻入一辆出租车内,驱车前往葬场。

    在离葬场还有一公里左右路程的时候,司机就以不方便为借口让孟璃提前下车。对此,孟璃也没为难这位师傅。

    对葬场、灵场之类的那种与生俱来的恐惧感,恐怕每个国家都是差不多吧。

    孟璃不赶时间,便一边想着心事,一边慢慢悠悠地走到了葬场。世界上人那么多,有生就有死,戍宁作为一个不大不的地级市,自然每都会有在这儿办白事。来到葬场附近就渐渐地发现悲赡气氛渐渐浓郁了起来。

    人们要么眼睛红红的,要么精神颓丧,那些看起来一脸无所谓地在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的人则往往是一些远房亲戚,借着长辈之间那点儿微薄的联系,在义理上出席一下一辈子都没见过几面的亲戚的葬礼为其撑点儿场面而已。

    在朝,寿终正寝的情况是可以被称为“白喜事”的,葬礼一结束,大家就会一起去高档酒店堂而皇之地大吃一顿,然后各奔东西。

    孟璃好像从就没有听过自己有什么亲戚,就算有,自己父母基本就缺席了自己整个成长过程不在身边,所以没有接触过此类场合,也不明白这种场合背后的含义如何。

    进了葬场没走几步,孟璃就找到了目标。

    “迷弥女士的葬礼:三号丧葬大厅。”

    大大的指引牌让孟璃很快就找到了她要找的地方。

    不在主葬场中,大家可以开开心心地一起吹水聊等待大餐的到来,但是至少在这会场之中,每个人都还是会给直系家属一些面子,保持肃静的同时脸上挤出来一些沉痛的表情的。

    在会场门口一侧站的是陈羡君的老公,孟璃对这个和蔼又温和的男人还记忆犹新,虽然只见过了一面而已。

    这时候,这个男人却与孟璃最初见到他的样子判若两人。

    如果不是一身看起来十分显身材的黑色西装,光看那满脸的胡茬和胡乱的泪痕以及满面的油光和邋遢的发型,还以为是从哪里跑过来的乞丐。

    进去的人无论是谁看到他这个样子可能多少都有些于心不忍,要么在他耳边低语两句以示安慰,要么就握握手或者拍拍肩膀,用身体上的接触来表示鼓励。

    对此,他都是低着头,都懒得抬头看对方一眼,只是麻木地点零头,就伸开手,将来人迎入其中,孟璃也是如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TXT下载

搜索

站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