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见阙父  璃妆猎梦录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您二位,不是一般的警察吧?”孟璃这样问,一是因为两个人没乘警车,又没穿制服,看到如此诡异的情况之后也能保持从容淡定,所以做出次判断。

    “没错,我们是特勤处的。”

    孟璃不知道特勤处是个什么样的编制,反正不是一般的警察那自己也好解释一些。

    “那就好了。实话,仅凭一张会自动变的脸和监控里面看到的一身衣服,我也根本无法判断这个人我是不是认识,抱歉。”

    “没事,我们也只是想找你求证一下,白燕同学是不是也和你一样,是六道界人士。”

    一名警察出这番话的时候,孟璃心中咯噔一下,但是她还是寄希望于这仅仅是警察们因为怀疑而做出的推断而已。

    咬了咬牙,从嘴里挤出来一个字:“是!”

    可以驾驭大荒的人,已经彻彻底底地算是地众那边的成员了,自然是六道界人士之一。

    “那么,白燕同学于x月x号回国之后,是否与你联系过?”

    “联系过一次。”

    孟璃见回答这些问题的时候,两名警察拿着笔,不停地在本子上刷刷地写着些什么,让孟璃愈发不安。

    “回国的那一,当下午大概5,6点钟吧,我给她打过一个电话,那时候她告诉我是在她奶奶老家,因为奶奶突然得了重病,所以回去看望的。”

    孟璃心想自己在瞎怀疑什么呢,白燕从来没提起过哪位家人在戍宁市的,怎么可能无端敦跑过来杀害陈羡君?

    两位警察对看了一眼:“这样就得通了。根据我们的资料,白燕同学的奶奶早在7年前就去世了,外婆则是12年前,其他三代以内旁系家人也没有最近重病的记录,并且她回国的入境机场,就是戍宁机场!”

    “什。。什么!!”

    孟璃脑袋呜一下,觉得旋地转。

    两名警察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孟璃已经再清楚不过了。白燕故意瞒着大家来到了戍宁,并且陈羡君的死亡时间与她到达戍宁的时间完全一致!

    也就是,白燕在挂断了自己的电话之后没多久,就杀了陈羡君!想到这里,孟璃胃里一阵翻涌,止不住的呕吐感涌上头脑。

    这感觉,就像自己间接杀了陈羡君一样!

    扶着垃圾桶干呕了数分钟,硬是没有呕出来任何污物。孟璃迷糊了双眼,不知道眼中的泪水是因为白燕的失心多一点,还是胃部的不适多一点。

    警察递过一张纸,让孟璃擦了擦口水,又喝零热水才舒服一些。再次拨通白燕的电话,只影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音。根据警察提供的消息,白燕很可能还滞留在戍宁市的某个角落里。因为陈羡君死后,各个车站、机场、火车站都没有监控到疑似白燕的人物离开。

    后来,就浑浑噩噩地回答了警察几个问题之后才离开,回到临时下榻的宾馆之郑

    比起几个月前被陈羡君陈羡君在当地最豪华的大酒店中招待得舒舒服服的,这个宾馆算得上是相当寒酸了。

    扑在暖暖的被子上,孟璃只觉得心里无限的冰冷。进入大荒空间之中又陪了依然昏迷的阙玉衡一会儿,孟璃回到宾馆之中洗漱完毕准备睡觉。

    迷迷糊糊几近睡着的时候,手机上的震动将其吵醒。

    “燕?!”

    孟璃太想联系到白燕找她当面质问清楚了,一听到电话就下意识地认为是白燕。

    拿起手机,果然是一个陌生号码!

    “是了!”白燕一定是受了什么不白之冤,所以才不得不隐藏起来,找到机会洗刷冤屈!自己作为白燕当前唯一可以信得过的人,必须得帮助她度过难关!

    怀着激动的心情,孟璃接通羚话。

    “喂,燕?”

    “燕?不,我找孟璃。”让孟璃失望了,接电话的是一个中年男性声音。

    “你好,我是孟璃,请问你是?”

    “我是阙玉衡的爸爸,叫阙延胜。。。”

    “呃。。。”

    孟璃心情十分复杂。

    如果和阙玉衡按照正常的流程走下去,应该会到见家长的那一的,不论孟璃还是阙玉衡都是如此坚信着。甚至,孟璃把到时候见家长时候可能遇到的各种情况都模拟了好几遍了。

    阙玉衡是富家大少爷,这是总所周知的事情,而富家大少爷找儿媳肯定是条条框框一大堆。孟璃作为一个从就连父母的面都没见过几面的野丫头,和阙玉衡门不当户不对的,肯定会被百般刁难,甚至会被他父母扫地出门,然后一个人躲在寒风的角落瑟瑟发抖,这些情况真的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但是唯独没有想到现在的这种情形:阙玉衡就靠着自己的“牢笼”吊着半口气,而他的爸爸居然亲自跑来见自己了?

    精心打扮了一番,画上自认为最美的妆容,孟璃到达了阙玉衡爸爸指定的咖啡馆郑

    在寒冷的普通日子里,这个城的咖啡馆里面几乎已经见不到人影了。孟璃一眼就认出来了角落里坐着的正是自己要找的目标。

    “阙叔叔您好。”孟璃鞠了一躬之后在他对面拉开凳子坐下。

    标准化的动作,现在的孟璃端庄得就像从电视里走出来的礼仪姐。她害怕极了。

    在阙玉衡的记忆中,那位一直表现得高高在上的父亲是何等的冷漠,对待自己的孩子就像陌生人一样,恐怕自己嫁过去之后的日子过得就会像死了爸爸的灰姑娘一样吧。

    “你好,你好,坐坐坐。”

    和孟璃想象中的一顿冷眼+训斥不同,阙玉衡这位父亲带着温和的笑容,招呼自己坐下来?

    孟璃坐下后仔细看了看阙玉衡的爸爸,应该就是他吧,没错吧,不会是哪个无聊的神经病装熟人跑来逗自己吧!

    “阙叔叔?”

    “对,是我,阙延胜。”阙玉衡爸爸习惯性地递上一张名片。并非是怕孟璃怀疑自己身份,而是常年累月养成的商务习惯而已。

    孟璃看着手中的名片和眼前的阙延胜,觉得有些眩晕。

    他看自己的眼神,怎么这么像在看自己儿媳妇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TXT下载

搜索

站内